当前位置:蜜瑟(广州)化妆品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贾府走上了覆灭的道路,贾母真的在袖手旁观吗?
红楼梦中贾府走上了覆灭的道路,贾母真的在袖手旁观吗?
2022-07-11

贾母,又称史老太君,贾府的最高权位者。这是今天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的文章,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。

《红楼梦》之贾母,绝对是整本书中为人处世境界最高的一位。

举个刘姥姥的例子,《红楼梦》第6回,王熙凤第一次见刘姥姥,态度颇为高傲,见刘姥姥时,一手拿着暖手炉,一手拨着炉内的灰,虽言辞间处处称“我们家不过做个穷官”,看似谦虚谨慎,实则处处压制刘姥姥,因此姥姥噤若寒蝉,在阿凤跟前不敢多说一句话。

反观贾母,第39回,贾母初见刘姥姥先让其坐下,欠身问好后问的第一句话是:“老亲家,你今年多大年纪”,单是这一句话,就足够让王熙凤学一辈子了。

无论是语气、态度、用词,贾母用得恰当至极,甚至暂时模糊了彼此之间的等级观念,也正因为贾母的温和气场,让刘姥姥不再战战兢兢,跟贾母一问一答,好不和谐。

贾母代表的是真正的贵族,王熙凤身上则还是有些许的“暴发户”戾气,她跟贾母完全不是一个级别。

薛宝钗曾赞:我来了这么几年,留神看起来,凤丫头凭他怎么巧,巧不过老太太去。(第35回)宝姐此言虽有“拍马屁”的嫌疑,可确确实实是实话。

贾母是从荣国府鼎盛时期走过来的,大风大浪不知经历了多少,她的这份阅历和心态,不是一般人能具备的,可也正是因为对贾母的高度评价,才更加令人困惑:贾母既然这么牛,为何眼睁睁看着贾府衰落下去呢?

贾母貌似每天的生活就是吃吃喝喝,玩玩乐乐,叫几个孙子孙女陪自己说笑,实在没事干就找机会举办宴会,请几个戏班子来家唱戏,颇有不思进取、贪图享乐的嫌疑。

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第75回,彼时江南甄家被朝廷抄家,贾家与甄家素来关系亲密,王夫人等人不免有兔死狐悲之感,可贾母貌似不喜欢居安思危,于是批评众人不要谈论甄家,只想自家中秋夜宴怎么搞,且看原文:

贾母歪在榻上,王夫人说甄家因何治罪,如今抄没了家产,回京治罪等语。贾母听了心里不自在......贾母点头叹道:“咱们别管人家的事,且商量咱们八月十五日赏月是正经。”【贾母已看破狐悲兔死。故不改已往,聊来自遣耳。】——第75回

很多读者只看到了表象,却忽视了此段的脂批:贾母已看破狐悲兔死。故不改已往,聊来自遣耳。

就在王夫人等人叹息甄家被抄家时,贾母早已想到了贾家的命途:甄家、贾家乃是同一政治阵营,如今甄家已亡,贾家不远矣。

恰恰是因为贾母看到了这一层,才能彻底看破,让众人别讨论甄家了,还是想想自己的中秋夜宴怎么搞吧,为何?

因为贾家如果将来真的消亡了,那便是命数,不是几个妇女谈论谈论就能改变的,徒增烦恼而已,这是独属于贾母一人的清醒——我不烦恼超出我能力范围以外的事!

亦有论者批判贾母——身为贾府的老祖宗,每日吃喝玩乐,耗费贾家的财产,却不为家族思考出路,这样的贾母能配得上“老祖宗”的称呼吗?

这般评价贾母的读者,未免眼光肤浅了。联系封建时代男子本位主义的大环境,一个家族的兴亡衰败,跟女人一毛钱关系都没有,整个社会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,甚至思想舆论都被男性操控。

比如《红楼梦》之贾家,之所以走向衰败的根本原因是:贾家没有男人能扛起振兴家族的重任,整个贾家一直在走吃山空,众人坐在当年老祖宗打下的国公爵位上吃老本,吃到贾赦这一代,所承继的“爵位”已然成了个虚名,没有任何实权,贾家逐渐被官场圈、贵族圈边缘化。

再来谈谈所谓的“花费奢侈”这个问题,这可真是天大的误解。单就《红楼梦》前80回来看,贾母压根没有奢侈浪费,真正骄奢淫逸的人是贾府的男丁们,而非女眷!

比如第43回,贾母提出大家攒钱给王熙凤办生日宴,由于王熙凤是实际管家人,很多人也想趁着这个机会讨好王熙凤,所以这个生日宴办得可谓相当大了,但众人攒钱的数量并不大,且看原文:

贾母笑着把方才一夕话说与众人听了。众人谁不凑这趣儿?在也有和凤姐儿好的,有情愿这样的;有畏惧凤姐儿的,巴不得来奉承:况且都是拿的出来的。所以一闻此言,都欣然应诺。贾母先道:“我出二十两。”薛姨妈笑道:“我随着老太太,也是二十两了。”邢夫人、王夫人道:“我们不敢和老太太并肩,每人十六两罢了。”尤氏、李纨也笑道:“我们自然又矮一等,每人十二两罢。”——第43回

即便是这个盛大的王熙凤生日宴,众人也是零散凑钱,贾母拿二十两,邢、王夫人十六两,李纨、尤氏等媳妇们没人十二两,还有一些体面的婆子媳妇们也凑了些钱,但说到底,这些钱都是个人出的,不管贾府账房财务的事。

而一些小的宴会,比如第63回“寿怡红群芳开夜宴”,袭人、晴雯、麝月等丫环共攒了三两二钱银子,买了四十碟果子,一大坛好绍兴酒,照样将生日宴过的体体面面。

所以,贾府女眷们的宴会,其实花费不了多少,真正败家的是贾家的男丁们。

比如贾琏,第44回“变生不测凤姐泼醋”,王熙凤撞见了贾琏、鲍二家的行苟且之事,鲍二家的见事情败露,随后便上吊自尽了,结果贾琏偷偷用二百两银子摆平,而且全部流到荣国府官中的账单中:

贾琏又命林之孝将那二百银子入在流年账上,分别添补,开消过去。【大弊小弊无一不到】又梯己给鲍二些银两,安慰他说:“另日再挑个好媳妇给你。”鲍二又有体面,又有银子,有何不依?便仍然奉承贾琏。【为天下夫妻一哭】——第44回

贾琏自己的锅,却把钱算在了贾府的账上;再有贾赦,强行要娶贾母的丫环鸳鸯,被贾母拦下,贾赦于是又买了一个叫嫣红的小妾,花了整整八百两:

邢夫人将方才的话,只略说了几句,贾赦又无法,又含愧,自此便告病。且不敢见贾母,只打发邢夫人及贾琏每日过去请安。只得又各处遣人构求寻觅,终久费了八百两银子买了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子来,名唤嫣红,收在屋内。——第47回

这些都只是冰山一角,可即便是小小的一角,就耗费了贾府如此多银子,尤其是贾赦这八百两,恐怕够贾母开两三年宴会的钱了,谁才是真正的败家子,一目了然。

故而,贾母虽睿智聪慧,但终究对贾府的衰败无能为力,这是时代环境下的必然结果,若是因此将贾家衰败归结到贾母之身,未免犯了南辕北辙之过。